• 2009-11-11

    2009-11-11

    别打开我,从头发开始

    别打开我,从眼睛开始

    别打开我,从腹下开始

    别打开我,从年轻开始

     

    然后他说,他说:

    快,快,趁热情还没冷下来

    他说:快,快

    趁青春还没冷下来

     

    你是决定大声的死去,还是想要沉默地活着

    你是决定大声的死去,还是,还是,还是………

     

    站在漆黑的楼顶,惨白的灯光从脚下渗出。把沉重的头颅放置在水泥墙之外,疼痛的双眼就印入血红的天。

    这是怎样的夜晚,当熔岩迅速冷却,巨大而脆弱的岩石就在胸口凝固。它堵住一切出口,把一切都压制在底下。

    这个时候,绝望的血液就会渗透出来,从头顶、从眼睛、从嘴唇、从指甲、从胸口、从腹下、从脚底……

    看呐,看我泛红的双眼,它闪烁着阉割的愤怒;

    看呐,看我鲜红的唇色,它浮现着新鲜的绝望;

    看呐,看我暗红的指甲,它覆盖着干枯的欲望;

    看呐,看我红黑的腹下,它倾泻着过早的死亡;

    看呐,看我肮脏的脚下,它悬挂着垂死的挣扎。

    我想也许我应该变成一颗雨滴,以最美丽的姿势落下,

    和所有人都不一样,永远不和他们一样。

    我的头在向下坠,我的身体向上飞。

     

    胸口的石头卡在喉咙,

    还没等到坠落的时刻,

    就已彻底窒息。

     

    嘿,我不能呼吸

    嘿,我不断下坠

    嘿,这里还有漆黑

    嘿嘿嘿,黑黑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