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     某个傍晚,坐在闷热的船舱中,我低着头,感觉到汗水顺着脊椎慢慢的滑落。拇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游走,安抚着在海对岸焦急等待着的朋友。其实通宵未眠又腹中空空,加上这潮湿闷热的空气......God!我快要无法压抑住内心的狂躁。

         按下发送,这锈迹斑斑的慢船终于缓缓开动。推开窗子,忽然发现天边一抹醉人的红晕。即将西沉的太阳,在最后的一刻,迸发出绚丽的色彩,犹如烟火一般,带着些末日的情绪。北极星孤独的在空中,闪着银色的光,像冷冷的目光,扮演着一个旁观者的角色。白天平淡无奇的海水,在此时变得妖艳多姿,仿佛被施了魔咒一般,在船舷疯狂的欢舞。奇幻的歌剧正在上演,我的心终于平...